<kbd id='50pyv7qa'></kbd><address id='50pyv7qa'><style id='50pyv7qa'></style></address><button id='50pyv7qa'></button>

              <kbd id='afzcbyq8'></kbd><address id='afzcbyq8'><style id='afzcbyq8'></style></address><button id='afzcbyq8'></button>

                      <kbd id='h0n0uudy'></kbd><address id='h0n0uudy'><style id='h0n0uudy'></style></address><button id='h0n0uudy'></button>

                              <kbd id='wtjhquj0'></kbd><address id='wtjhquj0'><style id='wtjhquj0'></style></address><button id='wtjhquj0'></button>

                                  本院教師近期著作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本院教師近期著作 > 正文

                                  杜宣瑩:疑信之間:英國史學的原始檔案應用

                                  發佈者:歷史學院 發佈時間:2017-03-20 16:26:00 閱讀量:


                                  ①1585年1月30日aaa,沃爾辛厄姆寫給塞西爾的一封信件aaaa。


                                  ②《完美大使》封面aaaa,由左至右爲塞西爾、伊麗莎白一世、沃爾辛厄姆aaaaa。

                                   
                                      美國歷史學家娜塔莉·澤蒙·戴維斯在《檔案中的虛構》一書中aaa,以16世紀法國赦罪書中的案情編造爲例aaaaa,凸顯所謂原始檔案的虛構性aaaa,引發歷史研究者對檔案可信性的質疑aaa。但是換一個角度aaaa,在檔案的述事、記錄、歸檔與篩選、保存等製作環節中aaa,其摻雜的多方涉入者的主觀意識恰好也是檔案真實性的反映aaaaa,更可以反映某種特定的時代風尚aaaaa。因此aaaa,對檔案可信性的質疑aaaaa,不應導致對檔案利用的否棄aaaaa,而是更進一步地發掘其中深藏的多元化的歷史真貌aaaa。以求真爲職志的歷史學者aaaa,理應迴歸這些檔案保存之初的原始狀態aaa,而非後來重新編輯的檔案出版品aaaa,以免解讀誤差aaaa。16世紀中晚期以來英國史學對檔案的整理與利用aaa,其得失利弊aaa,或可作爲一個典型案例以供剖析aaaa。
                                  
                                      英國的歷史檔案aaaa,係爲個人、家庭、社會組織或國家機構aaaaa,在活動過程中產生之獨特紀錄、文件或數據aaaa,形式有羊皮紙、紙質文稿、簿冊、地圖、圖片、錄音文件、影像或器物等aaaa。其紙本檔案aaaa,依製造者分類aaaaa,主要包含中央政府、國會及法庭公文aaaaa;地方政府、地區議會aaa,與自治市鎮檔案aaaa;主教轄區與教區紀錄aaaa;社會組織如商會的契約與賬冊aaa;家庭紀錄與私人書信等aaaaa。其核心莫過於國家檔案aaaa,即近代早期至今英國國務大臣統轄之中央內政及外交文件aaaa,現存於英國國家檔案館與大英圖書館aaa。自19世紀中葉aaaa,英國公共檔案室開始重新編整政府檔案aaaaa。先根據文件類型分爲內政、外交與殖民地三類aaaaa,再依君主在位順序編年aaa,出版《國家檔案年鑑》aaaa。貴族世家檔案由成立於1869年的歷史手稿委員會編修出版aaa。這類檔案出版品爲歷史研究者提供史料檢索等快捷方式aaaaa,且用現代英文編輯aaaaa,相較於艱澀難懂且拼寫多呈混亂的近代早期英文(或拉丁文)手稿aaaaa,更易閱讀aaa。但此類檔案多采用目錄式編列aaaaa,或以摘要介紹原稿aaaa,輔以部分原文以呈現關鍵要點aaaa,兩者均無法詳述內容aaaa。因此aaa,英國史學界至今仍強調歷史研究必須迴歸原始手稿aaaa,而檔案出版品僅能作爲入門參考aaaa。都鐸史權威傑弗裏·埃爾頓曾嚴厲批評史家阿爾伯特·波拉德撰寫的《渥爾西》一書aaa,指其過度依賴國家檔案年鑑aaa,是“一個本可避免的弱點”aaaa。他認爲aaaaa,年鑑對歷史研究功用匪淺aaaa,但是“正如所有紀錄材料的摘要aaaaa,往往亦是陷阱aaaaa,亦不乏災難”aaaaa。事實上aaaaa,檔案出版品的諸多缺陷aaa,包含判讀錯誤、排版的調整與印刷字體、主編者的主觀性aaaa,以及編錄內容重主文輕註記aaa,重文字輕符號的偏狹性等aaaaa,無不阻礙對歷史原貌的澄清aaaa。 
                                  
                                      此類年鑑或檔案出版品aaaa,時或存有對時間、人名或內容的誤判aaaa,以致誤導讀者aaa。1583年8月31日aaaa,伊麗莎白一世時期的國務大臣弗朗西斯·沃爾辛厄姆的間諜沃爾特·威廉斯aaa,寫信(CP162/114aaaa, Hatfield House Library)懇請伊麗莎白女王對其正祕密進行的反恐活動多些耐心aaaa,因爲等待將使更多證據浮現aaaa,時間將使陰謀成熟現形aaaaa。但《塞西爾家族檔案目錄》誤將此密函的收信者aaa,判爲其監視對象蘇格蘭瑪麗女王aaaaa。倘若檢視手稿原文aaa,即可推斷該報告內容與所謂的收信者蘇格蘭瑪麗毫不相符aaaa。 
                                  
                                      基於排版便利的考慮aaaaa,此類出版品往往會調整手稿的原始書寫格式aaa,如此則不利於使用者對這些手稿當時的編撰流程、撰寫者與審閱者進行分析aaaaa。例如aaaaa,沃爾辛厄姆僅存的日誌(PRO 30/5/5aaaaa, The National Archives)記載其每日的信件收發aaa,以及當日行程、公務會議或私人會見aaaa。爲便於排版印刷aaaa,該日誌於1871年出版時aaaa,將原本在同一頁面的信件收發紀錄與行程規劃aaa,切割爲前後兩部aaaaa。此種錯置完全混淆原書寫欄目的設計aaaa,無法呈現沃爾辛厄姆祕書處的記錄流程:即先在頁面中線縱向填寫日期aaaaa,將一頁分爲左右兩欄aaaaa;後由同位助理在日期欄右側填入沃爾辛厄姆當日行程aaa;左側因空間狹隘及字跡迥異aaa,推測由另一位專責收發公文的助理在最後登記同日的信件時填寫aaaaa。另外aaa,無鑑別性的印刷字體aaaa,也阻礙研究者從原始筆跡推斷該份檔案的記錄者或其他經手人aaaaa。沃爾辛厄姆的全本日誌雖以沃爾辛厄姆爲第一人稱記錄aaaaa,但多人字跡顯示其內容是在不同時間由不同助理完成aaaaa,其中1570年12月1日至1571年5月31日由拉爾夫·沃科普記錄aaaa,此後直至1572年1月17日乃由萊爾·凱夫接手aaaa。沃爾辛厄姆升任國務大臣後的十年aaaa,則由托馬斯·雷克與其他助理羣負責aaaa。若僅閱覽1871年的出版品aaa,將受其重新排版與統一字體所限aaaaa,無法發掘此日誌手稿的多人字跡與書寫格式aaaa,也就無法呈現16世紀70年代初期至80年代初aaa,沃爾辛厄姆祕書處的助理組成、變動與行政流程aaa。 
                                  
                                      更重要的是aaaaa,主編者的澳门皇冠專業或政治目的aaa,抑或宗教信仰等主觀性因素aaaa,常常導致年鑑或出版品的選編內容偏重於編者的專業領域或現實動機aaa,因而不能反映檔案全貌aaaaa,有時甚至引發誤解aaaaa。1655年aaaaa,史家達德利·迪克斯出版《完美大使》aaaaa,編錄沃爾辛厄姆兩度出使法國(1570年-1573年、1581年)的外交文書aaa,其中抄錄部分早在1619年白廳大火中散佚的1570年至1571年初之外交檔案aaaaa,是研究伊麗莎白女王婚姻外交至關重要的史料集aaaa。但此書出版於克倫威爾護國主時期aaaaa,編者藉由篩選部分國家檔案aaaa,刻意凸顯沃爾辛厄姆與威廉·塞西爾對女王的批評aaa,意指後者在第一次與法國安茹公爵的聯姻談判中aaa,輕信錯誤情報且冥頑不靈aaa,以致談判破裂aaaaa,由此形成易受派系左右的弱能女王與擅於審時度勢的睿智大臣這兩者之間的強烈對比aaaa。其目的可能在於以此貶抑伊麗莎白aaaaa,將其盛世歸功於衆臣輔佐aaaaa,以期避免臣民緬懷舊日的都鐸君主制aaa。後世學者在使用此類編輯性史料集或可能具有自我漂白與美化性質的回憶錄時aaa,若輕忽考察編輯者或撰寫者的主觀意識和時代性aaaa,將影響研究的客觀性aaa。 
                                  
                                      還需注意的是aaaaa,此類年鑑與檔案出版品aaa,大多隻是編錄原文件主文或文字aaaa,卻省略邊欄註記或非文字標記aaaa,結果可能把研究者的眼界侷限在文件撰寫者所傳遞的信息之上aaaaa,忽略其他經手人的介入行爲或閱讀者的反應aaaaa。例如aaaa,1585年1月30日aaaa,沃爾辛厄姆寫給塞西爾的一封信件(SP 12/176/19aaaaa,The National Archives)aaa,措辭可謂前所未有的嚴厲且充滿敵意aaaaa,其重要性在於證實伊麗莎白統治中期的黨爭於16世紀80年代中葉達到高峯aaaaa。但此份長達三頁的手稿在年鑑中被節略爲簡短的兩句aaa,絲毫不見沃爾辛厄姆第一次公然顯露的視其昔日恩人爲敵的怒氣aaa。更嚴重的是aaa,此段綱要還忽略了塞西爾對此信的反應在原件中留下的痕跡aaaaa,即其在部分字句下方所劃的標線aaaa。令人玩味的是aaaa,塞西爾並沒有在沃爾辛厄姆充滿敵意的字句下劃線aaa,而是劃在沃爾辛厄姆提及他的消息來源之處aaa。此舉意味塞西爾毫不在意後者的敵意宣示aaaa,而更在乎何人在宮廷與女王身旁向沃爾辛厄姆泄漏情報aaaa。有鑑於此aaaa,近年來的歐美史學對原始手稿的判讀逐漸從撰稿人之手轉移至讀信者之眼aaaa,不再狹隘聚焦於主文aaaa,而是轉向分析讀信人在手稿上留下的邊欄註記與符號aaa,或者閱讀者在文本內的邊欄塗鴉或批註等aaa,進而解讀當時人們對信件或書籍的閱讀習慣aaa,或對該文本的反應aaaaa,原始檔案的價值愈趨多元aaaa。 
                                  
                                      以上列舉之檔案出版品的諸多缺憾aaa,無不顯示原始手稿的不可取代性aaa。當然aaaa,使用原始手稿的確存有相當大的困難aaaaa,自中古至18世紀中期的英文書寫迥異於現代aaaaa,故此首要之務當爲學習古文書學aaa。另外aaa,英國政務文書與私家檔案等手稿多存於英國aaa,資料蒐集不易aaaa。不過因應數字人文的勃興aaa,近年來英國曆史檔案的在線數據庫日漸健全aaaaa,如英國曆史在線(British History Online)aaaaa,彙集了11至19世紀英國與愛爾蘭歷史的檔案出版品aaa,包括中央政府檔案、地方政府和城市檔案aaaa,總計超過1200冊aaaa;還有目前最前沿的英國史料數據庫國家檔案在線(State Papers Online)aaaa,基於數字化保存手稿與原稿使用的便利性aaaaa,它不僅有19世紀檔案出版品的掃描件aaa,更有收藏於英國國家檔案館與大英圖書館的官方(或官員)原始手稿aaaaa。 
                                  
                                      總而言之aaa,經過剪輯加工的檔案出版品aaaaa,固然不失爲研究者採集史料的快捷方式aaa,但僅可作爲輔助入門的工具aaa,否則就有可能落入編者的主觀陷阱或排版印刷的諸多盲點aaa,影響研究的精準、客觀與創新aaaa。當前中國的世界史研究多侷限於二手文獻aaaa,故鮮有從根本史料開拓新的問題意識aaaaa,從而與歐美的世界史前沿形成明顯的研究斷層aaaa。唯有迴歸原始史料aaaaa,強化對原始手稿的蒐集、判讀與分析訓練aaaaa,才能更好地發掘隱藏在史料文字或符號中的歷史軌跡aaa,與全球的世界史研究平行發展aaaa。
                                   
                                  

                                  (轉載)光明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