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x3xfdyks'></kbd><address id='x3xfdyks'><style id='x3xfdyks'></style></address><button id='x3xfdyks'></button>

              <kbd id='6z8gm2mt'></kbd><address id='6z8gm2mt'><style id='6z8gm2mt'></style></address><button id='6z8gm2mt'></button>

                      <kbd id='0so95sq9'></kbd><address id='0so95sq9'><style id='0so95sq9'></style></address><button id='0so95sq9'></button>

                              <kbd id='m07e48ap'></kbd><address id='m07e48ap'><style id='m07e48ap'></style></address><button id='m07e48ap'></button>

                                  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質疑“明治維新論” ——江戶日本與東亞的國際秩序

                                  發佈者:歷史學院 發佈時間:2019-04-02 14:52:00 閱讀量:
                                       2019年3月21日下午aaa,東京大學研究生院綜合文化研究科林少陽教授爲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生“史學前沿”課程帶來精彩講座aaaa。本次講座由夏明方教授和楊念羣教授主持aaa,來自校內外的廣大師生積極參與aaaaa,現場氣氛熱烈aaaa。
                                  
                                  

                                   
                                      講座伊始aaaaa,林少陽教授便以“如何從朝貢體系出發看待江戶時代”設問aaa,激發聽衆思考aaa。林教授指出aaaa,學界對江戶時代的歷史一直以負面評價爲主流aaaaa,旨在凸顯明治維新aaaa,也就是以“鎖國的江戶時代”來襯托“文明開化的明治”aaaa,因此aaaaa,近代以明治爲中心的歷史敘述實際是建立在對江戶時代的壓制之上aaaa。林教授引用年鑑學派代表人物布羅代爾的“長時段”理論aaa,進一步指出aaaa,“重新評估明治維新aaaaa,需要某種長時段視野aaaaa。而長時段視野最終必須落實到更爲廣大的空間aaaaa,亦即‘東亞’這一空間上aaaaa。以長時段去看明治維新aaa,會發現江戶時期的最大功績是‘文治’以及‘文治’維持的長期和平aaa。”
                                  
                                       林教授認爲aaaa,軍事史家石康(Kenneth Swope)在《龍頭蛇尾:明帝國和第一次東亞戰爭》中將豐臣秀吉侵略朝鮮稱爲第一次大東亞戰爭aaa,實際上是有意忽略了隋唐時朝中國的兩次東征aaaa。而且aaaaa,用長時段來看豐臣秀吉對朝鮮的侵略aaaa,那麼這次戰爭或可稱爲第一次朝鮮戰爭aaa,而中日甲午戰爭、日俄戰爭、抗美援朝便分別爲第二、三、四次朝鮮戰爭aaa。尤其是抗美援朝aaa,一直被描述爲冷戰的後遺症aaaa,可是若從長時段角度來分析aaaaa,它實際上是朝貢體制崩潰後朝鮮半島至今尚未從中走出的後遺症的徵兆aaaaa。實際上aaa,朝貢體制之下aaaaa,戰爭反而比較少aaa。這一結論給以往學界有關朝貢體系的評價帶來挑戰aaa。朝貢體系並不是一個僵化的等級秩序aaaaa,在這個體系中的國家aaaa,實則都根據自身需要進行着博弈aaaa。
                                  
                                       不同於以往負面的江戶史研究aaaaa,林少陽教授認爲aaa,以幕府將軍德川家康及其後裔治下的江戶時期(1603-1867年)aaa,其主要政治特點是“文治”aaaaa,這與明治維新後的“武治”日本形成鮮明的對照aaa。長期以來aaa,“江戶時代”因其以武士爲頂點的等級森嚴的“身分制”、保守的“鎖國”政策、武士階層的“威光”、“武威”等aaa,多以負面形象出現aaaa。但日本江戶史研究者須田努指出aaa,支撐江戶時代的兩大支柱實爲“仁政意識形態”與“武威”aaa,只是到了幕府末年aaa,確切地說是1853年美國海軍將領佩裏帶領海軍艦逼迫日本開港aaa,上述兩大支柱的作用不再有效aaaaa,社會暴動紛紛而來aaaaa,並終結於明治維新aaaa。所以在短時段來看aaaa,明治維新確實有貢獻aaaaa。但如從長時段來看aaa,在“東亞”這一空間aaaaa,舊有的對明治維新和江戶時代的評價就將受到挑戰aaaaa。林教授指出aaaaa,江戶時代被矮化了aaaa,從現有大量研究成果來看aaaaa,“鎖國”這個固有概念也是後世建構的產物aaaa。
                                  
                                       若從教育史角度解讀江戶時代aaa,從國內政治的層面和國際政治的層面探討“文”的實踐aaa,大量人口學和經濟史的研究成果已經證明aaa,德川時代甚至更早時代的日本處於停滯封閉乃至封建狀態的說法aaaaa,理應被否定aaaaa。日本教育史料顯示aaa,漢語和文言文在江戶時代的教育體系中佔有中心位置aaa。一些研究者認爲日本近代化的成功是由於明治以後的白話文運動(即“言文一致”)讓日本民智大開aaaaa,並迅速成爲一個近代化強國aaaa。事實上明治維新廢除文言文對日本的就學率並沒有很大的影響aaaaa。在林教授看來aaaa,後一結論對重審中國的語言現代性或中國的白話文運動也有重大的意義aaaa。長期以來aaaa,中國對日本的研究只是從短時段着手aaa,集中於西化成功的明治aaaaa,故此往往得出較爲片面的結論aaa,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對我們自身傳統的誤讀aaa。如何以江戶時代爲方法思考明清aaaaa,應有利於我們重新審視自身歷史aaa,也爲重新認識民族國家提供了一個新的角度aaa。
                                  
                                       林少陽教授最後強調aaaa,是明治的母體孕育出了軍國主義膨脹的昭和aaa。這一結論進一步啓發了我們對明治維新的再認識aaaaa。
                                  
                                       隨後aaaaa,楊念羣與夏明方兩位教授分別與林老師交流了看法aaaaa。楊念羣教授表示aaa,以“長時段”的眼光對明治維新的重新思考爲明清轉型問題的再認識提供了重要視角aaaaa。夏明方教授認爲林教授是從更深的層次上對現代化本身提出了質疑和反思aaaa。
                                  
                                       在座同學們就“鎖國”、“識字率”等問題向林少陽教授提問aaaa,場面十分熱烈aaaaa。林少陽教授一一回應解答aaaaa。
                                  
                                       林少陽教授長期致力於19世紀初以來中國及日本的思想史aaa,兼及文學史、文化史等領域aaaaa。本次講座談及許多極具啓發性的話題aaaaa,未盡之處aaa,歡迎繼續關注林教授即將發表的論著aaa。
                                  
                                  

                                  撰稿:沈淼 鄧一帆/圖:鄧一帆